黎照臨

qu4p7火熱小說 鬼術大宗師 黎照臨-第二千六百五十四章 圍獵推薦-xr12l

鬼術大宗師
小說推薦鬼術大宗師
“哼。”
老者斜睨着众人,不由得冷哼一声,“蝼蚁。”
“喂!”
蚩尤见来人一幅要死磕到底的架势,也就势站了起来,用手一指众人,面露阴狠之色,“尔等何人,见了古帝,还不跪下?”
祝红焱在一边冷着脸,也阴测测地盯着蚩尤,见蚩尤如此嚣张,也忍不住冷笑一声,“你就是万妖楼主?”
“不,他是蚩尤。”
随着一个沙哑的声音出现,浓雾之中,呼啦啦闪烁着几个身影。
为首的一个,是浑身写满了经文,皮肤黝黑如墨迹一般的高大男人。
男人的手里,捧着一个罐子,罐子里面,一个浑身褶皱,无手无脚的怪人正歪在那里,那动弹不得了,没有胡须,没有眉毛,连眼睛都是浑浊的,他无力地躺在罐子里,可所有的人都听到了他的声音。
老者在远处斜睨了他一眼,短暂的沉默之后,竟然背着手转过身来,“是你?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你竟然还活着。”
“我还活着么?”
老者沉吟一声,竟然也发出了一阵自嘲似的笑声,“比起您来,差得太远。”
“哼哼哼哼哼哼。”
帝夋站在一边,发出了一阵阴测测的冷笑,“而如今,看样子,你也是孤家寡人了,那几个叛徒呢?他们现在在哪儿?”
“他们都已经不在了。”
没等罐子里的男人回答,随着砰地一声巨响,一道流星砸在沙滩上,随着烟雾弥漫,一道身影缓缓走来。
在他的身后,随着几声闷响,又陆续出现了几道身影。
为首的一个,竟然是一个短头发,穿着僧袍的男人。
他手里掐着念珠,步伐坚定而洒脱,嘴角略微弯起,带着几分桀骜不驯,又带着几分得意。
他甚至有些大摇大摆。
“醍醐波仁切。”
祝红焱和小姐姐几乎同时念出了一个名字。
就连薛月也脸色一凝。
“连他也来了?”
“不,不只是他。”
又是一声冷笑,又是流星坠地一般,砰砰砰连续几声之后,几道身影同时出现。
身形越来越明显,前前后后,约摸为首的有几个人。
这其中,最让人瞩目的当属背后还有光影闪烁,如同巨大翅膀一样的女人。
在她的身后,光影如同翅膀,直戳云霄,只是,她每往前走一步,那翅膀就消散一些,等走到众人近前时,翅膀已经消失了。
她金发碧眼,岁数看起来不大,甚至顶多也不超过二十岁,那让人流连忘返的肤如凝脂之下,一对眸子,闪烁着冷光。
相比于一般女子,她的身体显得更加强韧结实。
她的强壮恰到好处,既不让人觉得单薄,又绝对算不上粗壮,就连走路的样子,都一幅强韧有力的模样,当然,这份强韧的背后,真正让人刮目相看的,是那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
光晕,环绕在女人身后,犹如彩虹一般,白光从天空撒将下来,让她受众人瞩目,灿若神明。
“她是谁?”

zw94m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鬼術大宗師討論-第二千六百五十三章 傾巢而出看書-x3bf1

鬼術大宗師
小說推薦鬼術大宗師
“或许你说的对。”
陈凡苦苦一笑,眼神里露出一抹沧桑,“人类总是对未知的事物充满恐惧,甚至,有人因此背负恶名,但,这煌煌世间,需要守护的东西那么多,总是要有人站出来。”
“你说的倒是没错,但,我觉得你用错了地方。”
老者缓缓地眨了下眼睛,“你是冥府阴司的守护者,不是人间的守护者,你的职责并不是维护这些愚蠢又自大的人类,正相反,你是为了带走他们而存在的,在他们的眼中,你,就是死神,阎王,来自地狱的恶鬼,他们对你唯一的感情,就是恐惧,如果还有,就是厌恶。”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想明白。”
陈凡莞尔一笑,“死亡,并不是一切的终结,而是新生的开始,让该走的人上路,新人才有出路,这个世界才能平衡。”
“说到底你还是要强出头。”
“这是我的职责。”
“你觉得,你能阻止我么?”
“我想试试。”
“哼。”
老者叹息一声,“多年前,那几个家伙背叛我的时候,冥府阴司是唯一敢站出来维护我的人,如果没有冥府阴司的威慑,或许,此时此刻,你根本见不到我,老实说,我不想杀你,甚至,我有一点点欣赏你,或许,在你一族的血脉之中,你是前所未有的一个,你很特别。”
“我也不愿意与您为敌。”
陈凡略微颔首,“如果,您愿意放下仇恨,重新开始,我愿意尊您为王,如果你愿意,我一样可以把冥府阴司让出来。”
“你觉得的区区冥王,就能安抚我么?”
老者歪嘴冷笑,“我被囚禁了五千年,我遭遇了背叛,他们夺走了的疆土,我的地位,我的名望,甚至,夺走了我的女人。”
“但他们已经死了。”
“但他们的族人,一直延续了下来。”
老者瞄了一眼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众人,忽然转过身来,“神灯会的众神们,昔日里,神采奕奕,高高在上,你能想象么,这些平素里不可一世的家伙竟然统统跪在这里,噤若寒蝉。”
“那是因为他们生性懦弱。”
话没说完呢,忽然斜刺里一声冷笑,说话间,随着浓雾翻滚,几道身影推开雾气走了出来。
为首的一个,竟然是祝红焱。
祝红焱穿着一身紧身衣,胸大臀肥,看起来十分性感,但是,那些特制的衣服,一看就是为了战斗而准备的。
能让一个特别喜欢穿裙子的女人放弃裙子的,只有战斗。
祝红焱的手中,掐着一把金光闪闪的古剑,即便不用问,也有人猜得出,这一把就是当年轩辕黄帝大战蚩尤时所使用的轩辕金剑。
“你是谁?”
老者瞄了一眼那把剑,脸色一沉。
“我,是祝融一族的后人,火神一族的,现任当家!”
祝红焱说着,还跟陈凡对视了一眼,陈凡一脸无奈,没做声。
“呼——”
随着浓雾推来,几个身形又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眨眼之间,有七八十号,个个手里拿着各种武器虎视眈眈的模样。
陈凡瞄了一眼便明白了。
神灯会的顶级战力,这一次算是倾巢而出了。

c5m3x都市异能 鬼術大宗師 線上看-第二千六百五十一章 昊天古帝熱推-z7nqh

鬼術大宗師
小說推薦鬼術大宗師
此时,自天空往下看,一切似乎距从前并无不同。
可是,随着天空之中,一声凄厉的悲鸣,一直浑身纯白的巨大猛禽的眼中,正看见,地面上山川河岳的掩映之下,一个起码方圆几百里的巨大法阵出现在了这大地之上,那法阵的正中,正式那个白发老者。
“哼,区区蝼蚁,见了本尊,还不跪下?”
老者说着,斜睨了一眼众人,刹那之间,一股子强大无比的高压出现在四周,四周的人无不动容。
高音在耳边呼啸。
通体震颤,脸色煞白。
一切接近他的人,都仿佛间受到了某种强大无比的力量支配一样,一个个粘在地上,颤抖着,颤抖着,动弹不得!
“我主万年。”
蚩尤是为数不多还能自主行动的人,饶是如此,也匍匐在地上,诚惶诚恐的模样。
老者斜睨着他,默然良久之后,走了过去。
薛月和小姐姐趴在地上,苦苦挣扎,但在老者眼里,这一切仿佛间不值一提。
“蚩尤。”
“主人。”
“这些都是你的人么?”
“是。”
蚩尤颔首,做虔诚状,“万妖楼,是我于千年之前创建的组织,旨在招纳各方贤能,为主人所用。”
“哼哼哼哼哼。”
老者嘴角一歪,发出了一阵阴测测的怪笑,“这么说,时至今日,你依然效忠于我。”
“我对主人的忠心,从未动摇。”
“是么?那我问你,这些年,你都在做什么?”
“我在灯一个机会。”
“是么?”
老者缓缓地眨了眨眼睛,“几千年了,机会,还未出现。是么?”
蚩尤一听这话,浑身都在冒冷汗,“我一听说有主人的消息,马上就赶来了!”
“那是因为恐惧,不是因为忠诚,我,最忠实的仆人。”
老者说完,又斜睨了蚩尤一眼,再看蚩尤,早已经吓得整个身子都匍匐在了地上。
他颤抖着,颤抖,不住颤抖。
“再看蚩尤身后那些家伙,一个个也趴在地上,吓得不敢抬头了。
他们谁都没见过他。
但是,大体上,谁都能猜出这个人是谁。
帝夋。
传说中的昊天古帝。
盘古之后,天地间第一尊神。
曾经的上古天帝,三界六道的开创者,真正的主宰之人。
不管是身份,地位,尊贵程度,他都是至高无上的,无人能比的。
就算是连五帝六圣都不放在眼里的蚩尤在他的面前都卑贱如同蝼蚁一般。
这样的人,谁人不惧?
“司马长青,曾经找过你吧,你拒绝了。”
老者看着天边,轻叹一声,“我最忠实的仆人,不得不说,你,真的很让我失望。”
蚩尤趴在地上,霎时间,提泪横流。
他什么都没说,也不敢抬头。
“我要剥夺你的神力。”
老者悠悠地看着他,悠悠地来了一句,说这话的时候,轻描淡写,好像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一样。
“老先生!”
蚩尤没说话呢,上官婉儿连忙上前,她走了两步,就感觉脚步像是灌了铅一样,没两下,就噗通一声倒在地上了,就势单膝跪地,“万妖楼,一直都是您忠实的仆人,主人曾经与我们说过,我们,是天帝的仆人,只要您一句话,我等,必效犬马之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tkr8s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鬼術大宗師討論-第二千六百四十八章 又見神打讀書-sedd7

鬼術大宗師
小說推薦鬼術大宗師
“呼——”
就在此时,罡风一闪,奔腾的烈日阳炎猛地照亮夜空,一个浑身通红的魔女样人骤然出现,“轰——”
烈焰拍着地面,像大浪一样朝着众人拍了过去,熊熊烈火非同凡响,当即吓得上官婉儿惊叫出声,“无量业火!?”
“退!!!”
蚩尤也觉得不对,怒吼一声,众人闻言却没有立即散去!
“这事儿跟你们没关系!不要送死!”
“呼——”
众小妖纷纷消散,再看时,却噗噗几声,斜刺里人头落地,小姐姐瞬间闪出,一把短匕,直接摘了几个小妖的头颅,斜刺里,小蛮,叶橙,白女王瞬间蹿出,干净利落,几下就把老头儿老太太和祁凤鸣一起掳走了!
“蚩尤,亏你一代魔神,竟然如此下作!”
薛月相当生气,脚下一点,蹭地一下窜在半空,他双脚踢弓,双手拉箭,砰地一箭直朝着蚩尤的脑袋射了过去!
撼天弓非比寻常,饶是蚩尤金刚不坏,也不敢怠慢,情急之中,他猛地一滚,飞了出去,刹那之间,陈凡猛地一闪,也退出多远!
“轰——”
斜刺里,一声轰鸣,陈凡顿绝不对!
他扭头一看,却看遥远的天际,忽然白光冲天,一道光柱直透寰宇一般!
“糟了!”
陈凡大惊失色,甩头看向小姐姐,小姐姐一点头,“走!”
“轰——”
烈焰一闪,小姐姐和小蛮并随薛月等人一起冲出,直奔着蚩尤就杀了过去!
蚩尤眼神一凛,冷笑出声,“就凭你们,也拦得住我?”
“啪——”
话音未落,小蛮猛地一扣手,于此同时,地面翻滚,巨大的藤蔓瞬间蹿出,一下将蚩尤包裹住了,蚩尤咬牙切齿,顿觉浑身不对,“小小木遁,能耐我何!?”
“嗯!?”
话音未落,顿绝不对,斜刺里,猛地看见小蛮浑身上下,符文闪烁!
那符文,饶是有些不同!
那是!?
东王公!?!?!?!
小蛮双目中爆出白光,多半个身子,都被符文缠绕,他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催动咒语!
“这是!?”
蚩尤一愣,顿觉不好,“神打!?”
“请神上身?!”
“他要请的是谁!?”
“阻止她!!!”
“嚓——”
上官婉儿等人瞬间冲出,万妖楼倾巢而出!
却不想,斜刺里,冥府鬼族瞬间冲了上去!
十方老鬼一声号令,那冥府鬼族,有如猛虎一般!
刹那之间,双方斗在一处,小姐姐并薛月二人是唯一能跟蚩尤缠斗在一处的,见蚩尤奋力挣脱,那藤蔓并不能将他束缚住,当即纷纷冲了上去!
两个女人,在力气上跟对方差距巨大,但是颤斗之下,蚩尤也脱身不得,就在此时,小蛮猛地对天咆哮,尖叫声中,天空中白光一闪,白光倾泻而下的刹那,整个人处在白光缠绕之中,忽然间,整个人都不见了!
再看时,光晕之中,一道身影缓缓站起!
那是一个高大的老者!
白光闪烁之中,隐隐地能看见青光闪烁!
蚩尤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冷气,猛然甩脱两个女人的纠缠之后,怔怔地看着来人!

5absh精品都市小说 鬼術大宗師 ptt-第二千六百四十七章 女帝看書-v8311

鬼術大宗師
小說推薦鬼術大宗師
蚩尤的大斧跟陈凡的鬼剑交锋在一处,滋滋乱响,抽空儿陈凡扫了一眼。
他不确定!
他不确定眼前这个老头儿真是陈光斗,还是被人易容的!
“陈凡,你看清楚了,这老头儿你不认得了?!”
小个子嚓地一下扯掉面具,露出了扁平的脸黑青灰色的皮肤!
竟然是那黑斗篷!
他竟然没死!
又或者说,这是另外一个“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没想到吧!他一直,在我手里!”
它脖子一动,嘎巴嘎巴乱响,身子也随之不断膨胀,长大,“这,还多亏了那个臭娘们儿!要不是她暗中安排,我又如何寻得到他!”
“城隍爷爷。”
“城隍奶奶。”
“哼!”
小个子说着,又打了个响指,刹那之间,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也被人押了出来。
“小凡……”
一声哀嚎,老太太泪花翻涌,刹那间,陈凡就懵了,一甩头的刹那,却听陈光斗低吼一声,“别说话!”
“砰——”
话出口,已经晚了!
斜刺里,一横爆响,瞅准时机蚩尤忽然使出一掌,直接将陈凡推了出去!
刹那之间,陈凡就被打得口吐鲜血,那小个子斜刺看准时间,忽然身形一抖,一掌朝着陈光斗拍了过去,陈凡落地,猛地一弹,拼尽全力将手中鬼剑掷出,嚓地一道剑光直奔小个子飞了过去!却不想,小个子早有准备,猛地一转身,吭哧一把直接攥住了剑锋!
陈凡张开的手,呈虎爪,对着小个子的方向,那小个子顿时脸色一变!
那鬼剑天煞,任凭他如何掰弄,竟然动也不动!
“蚩尤!你特么还等啥呢!”
“轰——”
蚩尤猛然蹿出,一脚将陈凡踢飞,于此同时,小个子已经借着这一刹那,将鬼剑天煞夺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个子抱着鬼剑孤鸾,脚下一跺,一个跟头就翻了出去。
刹那间,整个人消失不见!
陈光斗见状大惊,“小凡!不能让他跑了!”
“轰——”
陈凡一个跟头就起来了,却不想,刚一翻起,立即一声闷哼拍在了沙滩上,“我让你走了么?”
蚩尤冷着脸,手中巨斧猛然砍了下去,陈凡双手一扣,竟然将巨斧接住!
可蚩尤浑身筋肉鼓荡,有搬山之力,饶是陈凡,又如何轻易接得?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一个小鬼儿模样的家伙从人群中冲了出去,手里拿着一把镰刀,直奔着陈光斗二人冲出!
“不!!!!”
陈凡一扭头,惊呼出声,那小鬼却一龇牙,“嚓”地一下甩出镰刀!
“咻——”
就在此时,一点金光划破黑暗,叮地一下,直接将镰刀击碎!
众人一惊,纷纷转过头去,眼见时,正看见一道靓丽的身影骑着一头体型巨大的斑斓猛虎一样的怪物出现在大河对岸!
他手持长弓,身背后,黑压压一大片人!
竟然是薛月!
薛月手持长弓,昂然而立,“啊森啵哦——”
一声号令,千军万马立即冲出,原本跃跃欲试的上官婉儿一伙人立即吓得频频后退!

czxdj超棒的都市小说 鬼術大宗師 線上看-第二千六百四十五章 他來了相伴-xq3nf

鬼術大宗師
小說推薦鬼術大宗師
“龙之钩爪!!!”
不等一直吐血的家伙说出来,陈凡忽然双手往天空一举,左手在前,右手在后,呈现了一个诡异的姿态!
随着这一声怒吼,他的身形骤然消失!
原地留下一团火光的同时,人,不见了!
“啊!!!”
黑斗篷一声惊呼,下意识猛地一闪,却不想,刹那之间,三十米外一声轰鸣,再看时,陈凡的一只龙爪已经一把扼住了男人的喉咙,他侧身而立,面无表情,就那么淡淡地看着他!
黑斗篷双腿悬空,身子一抖一抖地,竟然动弹不得!
无量业火,果真是一切阴秽之物的克星!
“北曱鬼王……”
男人双目无神,耷拉着两只手臂。
“不过如此……”
“砰——”
滔天烈焰奔腾而起,刹那之间,男人的身子在爆炎之下化为齑粉!
九色的烈焰汩汩奔腾之间,陈凡转过身来,一步一步消失在了阴影里。
“嗷——”
“嗷——”
“嗷——”
哭号之声,此起彼伏,无数亡魂一样的东西摇摇晃晃地飘荡在半空。
不远处,几个拿着黑伞的男人远远看着,目送着陈凡离开,里面骇然之色。
“他是谁?”
“不知道……”
“别看了!”
“动手!”
“呼——”
一众人,一拥齐上,直奔着黑斗篷体内冲出的一众亡魂冲了过去。
同一时间。
大河之滨。
天应该已经亮了。
但乌云盖顶,依然见不到一丝光线。
妖气纵横的河畔,早已经尸积如山,血流成河。
连河水都变成了淡红色。
一伙人远远地站着,不敢上前。
一伙儿人站在远处,个个无比激动。
还有一人,正站在蚩尤那起码能有两米六左右的高大身材对面,浑身是血。
蚩尤赤裸着上半身,浑身是汗,他耷拉着眼皮看着面前的男人,忽然缓缓地吐出一口气,“你走吧,再继续下去,你一定会死。”
“嗤——”
男人的身子晃了晃,忽然抬起头来,“我,没有退路。”
“灭世猿王。”
蚩尤淡淡地嘀咕了一句,看看身上伤痕累累,“老实说,我原本没有想到你竟然能有如此实力,过去,漫漫几千年里,能把老夫逼入如此境地的人,一只手也数的过来,可是,即便如此,你也赢不了我。生死搏杀之际,意志再强大,依然动摇不了实力上的巨大差距。”
“我还能打。”
祁凤鸣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依然说了一句。
蚩尤闻言,扑哧一笑,他扭头看向一边,“你的真身法相都消失了,你拿什么跟我打?你要是能再往前一步,我便从此收手,不再出山。”
“当真?”
“当真。”
“噗——”
话音未落,斜刺里黑影一闪,一个头戴面具的小矮子猛然飞出一掌正砸在祁凤鸣的后腰上,祁凤鸣一声闷哼,口吐鲜血,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
“你做什么?”
蚩尤脸色一沉,斜睨着他。
那小个子却缓缓地直起身子,“他来了。”
“谁?”
“嚓——”
话音未落,一把长剑自天空一闪而坠,轰地一下直接戳在了距离蚩尤几十米位置!
刹那间,黄沙奔涌浊浪排空,仿佛间,天地都跟着一通震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