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之狂潮

89skf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1984之狂潮》-第1087章給你一個機會閲讀-kvfiv

1984之狂潮
小說推薦1984之狂潮
听到牛觉接下来的解释,荆建不禁哑然失笑。
原因倒也不这么复杂。
要知道,牛觉这群二代毕竟不是什么中介平台。在这样的易货贸易中,免不了就会有现金支出。有时候并不会出现什么等额交换,甲方给的产品价格高,乙方的产品就价格低一点。而这样的差价,如果凑巧另外有人需要,那当然是最好。但万一没有呢?总不能这种生意就不做了吧?
于是就导致了两个现象——牛觉他们身边的现金已经无法承担这样的周转。还有就是产品的积压。虽说大部分交易都已经赚钱,但谁会舍得把手里的产品白菜价往外面卖呢?
荆建立刻就想到,未来电子商务中出现的B2B模式。有某家电子商务公司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未来还会成为网络公司中的巨无霸。
嫡女馭夫
下堂妃 故蘇畫廂
黑暗降臨 我醜到靈魂深處
然而现在还没有这样的技术条件呢。国内的网络都没有成熟,电脑都没有普及。更不用说什么物流快递了。
而牛觉不出所料的恳求道:“建哥,我们知道你有几家百货公司,而且有不少外销渠道。您的资金更不缺。我们是否能够合作?利用我们的关系,占用您的资金和渠道,咱们赚的钱就二一添作五?多不敢说,每年三、四千万还是能够闭着眼睛挣到的。”
牛觉他们都是一副很殷切的表情。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有着许多建哥的传说。就不说其他,每年广交会都是上百亿的订单。虽说不一定都是荆建的自有资金,但肯定是他的人脉和渠道。还有就是,外面普通人可能不了解,可大院里面已经传疯了。这位建哥可是个传奇人物,他都已经在非洲打下了一片“殖民地”了。
那些谣传当然是似是而非。其实荆建……潜势力比那些传说都要强悍。
我能無限釋放大招 一雲之凡
说实话,这种三、四千万的小生意,荆建早已经不再亲手处理了。而且广交会这种订单,基本上都是来自于荆建的标准集团。反而在国内,连程控电话都刚刚普及呢。而且消费者不习惯电话订购的方法。所以只能够通过百货公司这样的销售渠道,建立起自己的销售网络和物流通道。
校園修神記 雨後的情
不过可以看出,牛觉是个有心人。他的想法,其实与电子商务的初期模式,只隔了一层薄薄的纸。
另外荆建就考虑到了三角债问题。解决这样的大问题,肯定要从国家的宏观层面,荆建再怎么有雄心,他也绝不会认为,自己个人有这样的能力。但稍稍支持一下,那倒也不妨。
还有就是物流渠道的建设。其他先不论,总能帮助自己的汽车厂多卖些卡车吧?而且没有物流基础,电子商务就是一个空中楼阁。
见荆建在沉思,牛觉他们都显得很紧张。他们真的很担心,那可是涉及到上亿资金的周转,没人敢随便的答应下来。
考虑了片刻,荆建就有了决定:“大牛,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专门成立这样一家公司,注册资金和启动资金都由我来。就是作为交易的中介平台,从中收取差价和手续费。暂时先利用你们的关系,以后再向电子商务方向发展……”
“啊?建哥。您先等会儿,电子商务是啥玩意?”一旁的喜二插话问道。
荆建就把电子商务的模式简单介绍了一下。他就继续说道:“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们可以谈个股权比例。你们肯定能拿到40%左右,我一定要控股权。资金渠道方面都是我来解决。这门生意可以做,而且可以长久做。公司会暂时交给大牛你们来管理。只要能做的好,那也是你们自己的一份事业。”
荆建把条件放的很宽松。或者说,他自认为相当宽松。既然大牛他们只差了一层纸,荆建就帮他们捅破了这层纸。这世上聪明人有许多。也许像那位大侠或者喝奶茶的那位比较少,但差一道门槛的人就有许多。
既然有缘,荆建就给他们指个方向。大家的起跑线都差不多,最后也说不准谁会赢呢。
而且标准集团毕竟是美国公司,以后在国内肯定会受到限制。就像国内的高科技公司,以后会在欧美国家受到限制一样。因此荆建就准备重起炉灶,悄悄控股这样一家新公司。
毕竟现在的荆建还是标准集团的绝对控股者。这是有竞业限制的,绝不允许投资同类型的公司。反正这也是在国内,不会鸟美国的法律。也根本没人会注意到这样的小公司。
万一以后能发展起来,荆建也肯定像蓝星网那样,早已经变卖股权,成为了非控股股东之一。到了那个时候,也就不会有很大影响了。
至于公司的管理,荆建准备让牛觉这个团队全权负责。他并不准备站到台前,还是做个安静的幕后大佬吧!
而那40%的股权并不少。就算以后股权稀释,起码也有15%到20%。这确实是一份事业,也确实是荆建给出的一个好机会。
然而牛觉他们却为难起来了。他们根本没想那么多,不就是合作做几笔生意吗?而且捞一票是一票,根本不知道能做多久呢。
腹黑誘惑不打烊
这些大院子弟消息都比较灵通。他们明白,国家早晚会治理这样的经济乱局。不可能退步到易货贸易时代吧?未来的市场肯定是以现金交易为主的。
而且荆建的条件也太“苛刻”了点。一下子就拿走了控股权。并且以后只能收取些中介费?这差价才能吃的满嘴流油啊!
“建哥,我们哥几个能商量一下吧?”牛觉不好意思的问道。
“没事。你们就在这里商量吧!有结果了叫我一声。”荆建理解他们的顾虑。这样的大事,总不能一拍脑袋就做出决定。
“那麻烦建哥您了。”
“……”
牛觉他们商量的时间并不长。差不多一根烟的时间,他们就有了结果。重新落座后,牛觉一副惋惜的表情:“建哥,你这个方案实在让我为难。能不能这样啊?咱们有一笔就算一笔,开公司的事就算了吧?”
法師路
“呵呵。”

hu89t火熱都市小說 1984之狂潮 ptt-第1085章又來送禮人看書-u7p7t

1984之狂潮
小說推薦1984之狂潮
也许是年代离的比较近,此时喝红酒,喝拉菲的不怎么注重是否是82年的,因为基本上新酒的年份都差不多,要喝也要喝另一个好年份,已经沉淀40年之久——53年的拉菲。并不像进入到新世纪,82年的拉菲变得相当流行,甚至全民一起愉快的喝起了假酒。
不过在场懂的人相当少,估计这件拍品也是海外人士捐献出来的。价格方面倒不怎么贵,一组开价才2万块。其实……好吧!这年代的钱还比较值钱,基本上相当于现在的20万左右吧!20万6瓶酒,那还是有点小贵的。
既然荆建今天是来捧场的,发现了出现冷场以后,他就无所谓的举起手:“两万!”反正买下几瓶也可以,如果以后有人在自己面前装逼,拿出什么82年的拉菲,那就用这53年的拉菲漱漱口。
没想到荆建的竞价,立刻引来了旁人的注意:“两万二!”
“两万五!”既然准备买了,荆建就出了个差不多的市场价。
“两万七!”
荆建果断放弃。又不是什么必需品,也不是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于是他就退出了拍卖。
没想到,当拍卖师读秒的时候,突然又出现一个竞拍者:“三万!”
“三万二!”估计这位是个爱酒人士,似乎有点势在必得。
“四万!”没想到这位跳价更狠,更是显得气势汹汹。
犹豫了几秒,再次喊价:“四万一!”
“五万!”
这价格就有点夸张了。说实话,现在红酒根本没在中国流行,大吃货们也没有横扫红酒市场。虽说53年的拉菲身价不菲,但在市场上并不罕见。如果出钱去买,用心找一找的话,这都足够买10瓶以上了。
因此听到了五万的价格,另一人同样也放弃了。于是顺利的结束了这件拍品的拍卖。
慈善晚宴的最后,就出现了几样“重量级”的拍品。倒不是那些拍品有多么的贵重,毕竟这里并不是正规的拍卖场。主要是比较稀奇,娱乐成分居多。比如说,一个关着的箱子盲拍!看看你是否有运气;又比如说,一位女明星答应陪着做舞伴,一同出席最后举行的舞会。很正式的那种,千万别想歪了。
对于这样的拍卖,荆建当然就是看个热闹。反而盼盼比较调皮,居然喊价了一次那个女明星。
可没想到的是,突然又过来一位服务生。他把一箱酒放到荆建桌边:“先生!那位先生送您的。”
“嗯?”荆建看了过去,那人他根本就不认识。见那人举杯向自己致意,荆建点点头还礼,心中就更加的纳闷。
没送错人啊?怎么又来了个送礼的呢?
此时同桌的人同样发觉了蹊跷。本来因为荆建的低调,再加上一直在与盼盼说笑,他们之间就并没有什么交流。现在居然出现了频频送礼,那说明此人很有身份啊?于是就有人开始了搭讪:“这位先生,鄙人姓王,这是我的名片。”
“哦,荆建,我没有名片。怠慢之处多包涵。”
“无妨无妨,到这里来都是为了交朋友嘛!”
“呵呵。我给你留个公司电话吧!”
“那好!”
“……”
反正很快就收取了一圈名片,只有盼盼感觉特别无聊。最后的舞会,荆建肯定不会参加,于是他就对盼盼微笑道:“结束后等我一会儿,我们就马上回家。”
“真没劲,都是男的送你东西,就没有一个女的,我都不能告密了。”盼盼无精打采的靠在荆建的身上。
“嗯?”
盼盼“吃吃吃”笑个不停:“其实这就是你的把柄,我还可以要挟你!”
“啊?”荆建哭笑不得,“丫头,那么把你哄开心了,你就不告密了吗?”
盼盼理直气壮的回答:“我有那么蠢吗?要挟你可以拿到好处,再告密又能拿到好处,那就是两份!我数学可是一直第一!”
看着盼盼臭屁的模样,荆建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心疼闺女,恨不得直接揍她几巴掌。这丫头的数学就用在这地方吗?一心一意就想着坑爹?
……
有闺女就是幸福,身边永远不会缺少欢笑!哎!最烦恼的也是这个,以后都不知道便宜了哪个混蛋小子?
长吁短叹声中,拍卖会终于结束,荆建就领着盼盼原地等待了一会儿。果然,那个送酒的很快找来,主动伸出手:“建哥,久仰久仰,叫我喜二。我和刚子哥挺熟,一直听说起您。这个是您的闺女吧?”
荆建立刻记起了这个“喜儿”,他不就是那个什么牛哥的主子爷吗?不过伸手不打笑脸送礼人,荆建含笑与他握了握手:“无功不受禄,刚才你的意思……?”其实真说起来,双方的交集应该是矛盾吧?怎么说,也轮不到送礼的程度啊?
“建哥!没什么意思,就是看你好这一口的红酒,兄弟我就自作主张。”一边说着话,喜二一边敬烟道,“白天的事是兄弟做差了,我已经骂过牛子,你大人大量,别和他一般见识。他的段位太低,根本不知道建哥您。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兄弟在这里向您赔礼了。”
这位喜二态度放的很端正,不要说本来就没什么事,就算有一些小事,荆建也同样不能去计较了。不过这样的态度实在是过于低了,似乎根本没这个必要?
见荆建眼中有了疑惑,喜二连忙解释说:“不瞒建哥您,兄弟这里恰好有事想要麻烦您。以前就是听说了你这尊大佛,可根本找不到庙门。今天恰好有机会,我就腆着脸找过来了。”
“哦?”荆建有了些兴趣。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而且要及时送盼盼回家睡觉,否则家里的母老虎就会发飙。
于是荆建就点头答应道:“我明天上午在公司,知道地址吗?”
“知道知道。”喜二连忙答应,“我还有几个哥们,都是大院一起的,都想向您请教。”
“呵呵,请教不敢当。一起过来聊聊吧!”
“那就说定了!”
“呵呵呵。”

c9xl2超棒的都市小說 1984之狂潮討論-第1084章有趣的拍賣閲讀-mcx3l

1984之狂潮
小說推薦1984之狂潮
既然拍卖会已经乱了套,荆建也就没兴趣去瞎掺和,反正只要你们玩的高兴就好。
就算在拍卖的时候,真的见到里面有几只瓷器古董,荆建同样没有出手去抢。其实这时期古董的价格并不怎么高,赝品也比较少,作为投资肯定能够大赚。
但荆建真的没有兴趣。除非他个人喜欢,偶尔会买下收藏一些,但其他的还不如捐给博物馆。古董的保养多麻烦啊?以后又绝不会卖,放家里又怕那群小混蛋打烂,真不如买些实际点的东西呢。
比如说,他在加拿大、新西兰都有大牧场、大农场,在欧洲北海有私人岛屿,在法国、澳洲有酒庄,在俄罗斯远东地区有渔场、林场。真说起来,也就是中国人到全世界买买买以后,这些东西才会又贵又抢手。在这个时期,都是相当的便宜好买,甚至当地政府还有提供优惠政策。
至于这些地方的管理?荆建更是委托给了冯倩玲和洪洪母子俩。他们的大禾集团是家私有化食品公司,却有着遍布全世界的食品原料供应基地,有着各国的食品供应商,有着国内十几家食品加工厂,还隐隐控制着香港两家上市公司。并且依托着标准集团的销售网络,不动声色的成为了东南亚食品业的小巨无霸。
当时荆建向冯标亭承诺,以后大禾集团会给冯家一个长期稳定的收入。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居然会发展的那么迅猛,已经让冯家的资产增值近十倍了。
很快,拍卖会就出现了一些玉石珠宝。没想到一下子就冷场许多。
未来的慈善晚宴变成了明星秀,从来不缺乏向女明星献殷勤的沙雕土豪,因此玉石珠宝类向来是个热门。可是现在,在场的基本上都是大老爷们,带着的女伴又是正妻或者正牌女友,男人嘛,都懂的。在小三面前都属于沙雕,在自己黄脸婆面前都比较理智了。
既然出手的人比较少,荆建也不妨买些小玩意。乱七八糟的首饰买了些,玉石摆件也买了些。反正主要是看盼盼是否喜欢。如果她点头,并且没人争夺,那就出价买下来。
很快就到了一只玉石白兔吊坠。见盼盼嘻嘻笑着,眼睛已经发光,荆建就乐呵呵的举手道:“八万!”
很快就有人竞价:“八万五!”
看了盼盼一眼,见她点点头,荆建笑眯眯的继续喊价:“九万!”
“九万五!”
盼盼乖巧的摇了摇头。按照父女俩商量好的原则,如果连续有人竞价的话,那就会放弃。就是盼盼倚在荆建腿上撒着娇,应该她比较喜欢这只白兔挂坠。荆建呵呵乐着,无可无不可的再次叫价:“十万!”
“十万五!”
看了一眼竞价的那人,那人礼貌的对荆建微微一笑。既然也有人很喜欢,那就没必要你争我夺了。这毕竟是慈善晚会,何必弄的满是火药味呢?
于是对着盼盼耸耸肩,做了个鬼脸。盼盼“咯咯咯”乐个不停,还在荆建耳旁轻笑道:“爹地,怪不得妈咪说你是穷鬼!”
“啊?她啥时候说的?”
“她说你一直喜欢去银行借钱,光知道借钱过日子,从来不知道节省。你不知道银行借钱要利息的吗?”
“……”荆建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辩驳。这小农思想真是害死人,这还是华清学子?“她们姓秦的懂个屁!也就是刨地数钢镚的命,咱们姓荆的不用和她们一般见识。”
“不对呀!姓秦的也有个叫秦琼的呀?”
“呦,丫头!你连秦琼都知道?”
“秦琼卖马嘛!我早知道了。你以为我是双胞胎?他们才傻呢。”
“嘿嘿嘿。也对,我家丫头呗。不过你想想啊!姓秦的就是琼(穷),穷的都卖马了是吧?呵呵呵。”
“咱们姓荆的还有刺杀皇帝的呢。所以妈咪说你就会穷折腾。”
“……丫头,你过来啊,别躲!”
“咯咯咯……”
父女俩说说笑笑,荆建突然听到拍卖师在喊:“十八万五,第一遍……”
“咦?”荆建就有些奇怪了。怎么还在继续呢?怎么这只玉石挂坠这么抢手?难道里面有什么说法吗?
又仔细的看了几眼,依然毫无头绪,荆建根本不懂什么鉴定古玩。既然不懂,那就让那些识货的人去争夺吧!
而这轮拍卖争夺的就比较激烈。经过一番你争我夺,到最终落锤的时候,价格居然已经抬高到了二十二万五千元。
很快,就开始了下一轮的拍卖。那是一对老式样的镶宝手镯。不是亮晶晶的,又不是很可爱的,盼盼就没有了兴趣。
父女俩就继续闲聊。可就在这时,有位服务生拿着一只盒子来到荆建跟前:“先生,这是那里的那位先生送给您的。请您务必赏脸收下。”
“嗯?”打开了那只盒子,荆建就见到了那只玉兔挂坠。顺着服务生的指认,荆建就见到远处正是那个吴力恒,他正笑着向自己挥手。
没想到居然是他?
回家的时候似乎听到曹海燕提到一句,已经为吴力恒解决了那件事。也没答应他上门感谢,更没答应他送礼。没想到这位吴力恒倒是挺有心,居然混入了这场慈善晚宴,并且找机会拍卖到了这只玉兔挂坠。
既然是这样,那就不辜负吴力恒的一番好意。这二十几万又不多,再说盼盼也挺喜欢。于是荆建就点点头,向着吴力恒表示感谢。应该说,这件事就这么告一段落了。
……
拍卖会在继续,今天的拍品准备的倒是挺多。
不过余下荆建就没怎么出手,还是那个原因,今天他就是来捧场的,并不需要什么高调。
时间飞快,很快就到了尾声。突然出现了一件很奇怪的拍品,一组六瓶59年的拉菲红酒。一下子就让全场冷场了。
要知道,现在82年的拉菲挺有名。但在这个时期,拉菲红酒……也有名气的,但局限在港澳地区,国内根本就没几个人知道。这是红酒加雪碧都还没有开始流行的年代呢。

myiy6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1984之狂潮》-第1083章外行太多讀書-qdfhh

1984之狂潮
小說推薦1984之狂潮
还没进入新世纪,慈善晚宴这样的舶来品,在京城还是比较的新鲜。
并不像未来那样,慈善晚宴似乎已经变成了明星秀场,现在艺人们的层次还很低,片酬同样很少,所以在这样的慈善晚宴上,主要来宾基本上都是非富即贵,差不多就是个上流社会的社交场。
领着一身公主裙的盼盼,某个宠女狂魔进入了宴会厅。盼盼表现的落落大方,她也经常参加这样的社交活动,并不感到什么拘束。就是对等会儿的慈善活动相当好奇。
父女俩被安排到了他们的座位上,盼盼就小声问道:“爹地,该怎么做慈善呀?”
“哦!捐点钱,再吃顿饭。如果有慈善拍卖的话,你喜欢的也可以买几件。”荆建笑着解释。接着就叫来了一个服务生,“今天的头寸是多少?”
服务生不动声色的收下了50元小费,他变得殷勤起来:“先生,今天有5万和10万两个档次,您就看着给。稍微多一些没什么关系。但最好不要超过100万。”
荆建心领神会的点点头。这里所说的就是慈善捐款,按照自己的身份,捐出自己这一档次的钱。但不要喧宾夺主,总得要给那几个组织者一个出风头的机会吧?
当然,这并不包括慈善拍卖。但慈善拍卖同样要适可而止。简单一句话——要符合自己的身份,恰到好处,既不能吝啬,但也绝不要夸张!
随后荆建就简单的与盼盼解释了一下。而这些知识,一般普通人家的孩子是绝没有机会学习到的,也只有盼盼这样的孩子,才能够得到父母的言传身教。
“爹地,那你今天捐多少呀?”盼盼问道。
“10万吧!”荆建笑着回答,接着开了一句玩笑,“10万块吃这顿饭。”
荆建是过来捧场的,他又不是来砸场子的。因此就随大流,捐出自己的那份就差不多了。
可是盼盼依然有些没弄明白:“做慈善不是献爱心吗?捐的越多越好吗?”
荆建又为盼盼解释了一下,与其说今天是在做慈善,还不如说是一种社交活动。因此捐多捐少并不重要,最主要的就是合群!
“盼盼,如果你喜欢做慈善,那以后你可以自己去做。”
“我可不要你的钱!我要捐我自己赚的!”
“呵呵呵,好!那最好!”
“……”
没过多久,慈善晚宴就正式开始。今天的主题是捐给京城的贫困学生,善款将交给京城的相关部门。
这个……怎么说呢?也不能说做的不对,但国家大了去了,应该有许多更贫困的地方吧?还不如直接就希望工程。不过想到在场的以京城人居多,胳膊肘往里拐,这也能够理解。
反正也就是捐钱。轮到荆建这一桌的时候,荆建就让盼盼在捐献本上留下了她的名字。
让人意外的是,今天晚宴的质量很不错,不仅色香味俱全,最后每人还上了一客冰糖熊掌。当然,不是黑乎乎的一整个巴掌,那成本也太高了,无非是一只熊掌分为六、七客,边上还围了一圈配菜。但不管怎么样,整个档次就一下子就上去了。
也就是现在还不怎么讲究保护野生动物,商场里连虎骨酒都在公开卖。荆建忍不住暗笑,换做再过十几年,等晚宴一结束,这里的人可以集体押进监狱,都不带一个冤枉的。真说起来,这里那么多的人,要多少的熊掌?你们想过狗熊的感受了吗?
不过这样甜腻美味的菜肴,让盼盼吃的眉开眼笑。既然如此,荆建就把自己的那一客让给了盼盼。他的机会反而多,经常在外胡吃海喝,野味也有不少。如果再等几年,这样的菜就再也吃不到了啊!
尤其是穿山甲、果子狸和蝙蝠等等,谁敢送上桌,就立马让他滚蛋!
“谢谢爹地!”盼盼的小嘴就是甜。
“呵呵呵。”荆建开心的抚摸着盼盼的黑长直。
捐款数目很快就统计了出来,果然,超过100万的只有三人,排第三的正好100万,第二的是110万,第一的120万。排列的还是比较整齐的。
应该说,不管用意如何,今天慈善晚会的手笔还是比较大的。这时期除了卖保健品的,国内千万级别的富翁都比较少,因此一下子就捐出了100万以上,还是挺不容易的。一般来说,来自海外的可能性就比较大。
反正不管怎么样,起码京城的学生们收到了一笔善款。见盼盼已经吃的差不多,荆建就笑着询问:“丫头,知道你吃的是啥吗?”
“不就是猪蹄吗?”盼盼睁大了萌萌的大眼睛。
“嘿嘿,那是熊掌。知道狗熊不?很像熊猫的那个?嘿嘿嘿。”荆建故意逗着盼盼。
“啊?”盼盼傻眼了,她这才知道吃的是这东西。可接着她就翻了个可爱的白眼,“又不是真的熊猫,挺好吃的。”
“哦?可那也是可爱的动物啊?”
“小鸽子也挺可爱的呀,可我们照样喜欢喝鸽子汤!”
“……”荆建忍不住乐了,还真的是这个道理。
……
用餐的时间并不长,或者说,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在宴会上大吃大喝。于是很快就进入到了下一个环节,开始了慈善拍卖。
并不像是后来,这时期拍卖才刚刚进入中国,熟悉拍卖流程的人相当少。所以在这里,与其说是拍卖会,还不如说是大伙儿一起凑热闹的游戏。
请来的拍卖师同样是从善如流,只要不是在恶意捣乱,一般的小事就不再计较。就像当年荆建在美国的那样,他其实在恶意针对某人,就是一美元一美元的叫价,拍卖的主持人最后照样就是一笑了之。
不过这么一来,气氛就很快的衬托出来。场面也变得十分热闹,许多人仅仅就是为了凑趣,可能就会喊几次价。
甚至荆建还看到,某人捐出东西拍卖,他自己已经喊价,按慈善拍卖的规矩来说,别人就应该退让,毕竟等于是他自己在变相捐钱,君子不夺人之美!然而就是有几个沙雕会争相竞价,弄的某人只能苦笑放弃。
外行太多,他们是真的不懂!

bdulc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1984之狂潮 txt-第1082章懂事就順手幫一把熱推-klolf

1984之狂潮
小說推薦1984之狂潮
虽然只有两分钟,那个吴力恒最多说上十几句话,但起码说的很清楚,这个吴力恒的个人能力还是有的。并且这个项目也是正事,并不是歪门邪道想钻空子,无非就是没找对门路。
既然是举手之劳,荆建就无所谓帮个忙。也不求什么回报,最主要的还是他心情不错。真说起来,他和韩杰确实是两辈子唯一的兄弟情,虽然到目前为止,韩杰自己都是一头雾水,根本没弄明白,为什么荆建会对他这么的另眼相待。
收下吴力恒的名片,荆建也不说废话:“这是你联系方式吧?下午给你回音,回见!”
接着荆建就把名片递给了韩杰:“等会儿给你海燕姐,让她去问问,我怕我忘了。”
这样的小事,荆建肯定不会自己出面。反正就是问问行不行,顺便问问审核流程,曹海燕出面就已经完全足够。
而韩杰就乐呵呵的收下,接着两人就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里面却急匆匆的跑来三人,领头的是一位剃着板寸的大汉。他警惕的看了看荆建两人,突然目光扫到了韩杰手中的名片,接着脸色一变:“我说这位,你啥来路?怎么不懂规矩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样的闲杂人等,荆建根本就没有兴趣去搭理。
可吴力恒顿时急了:“牛哥牛哥,都是朋友朋友!”
吴力恒刚才就在这西餐馆请客,请客的就是牛哥他们三人。牛哥属于京城特有的那种捐客,他算是某些二代身边的帮闲。为吴力恒这种有需求的人牵线搭桥,同样收取一大笔的好处费。
可是接触以后,吴力恒就感觉牛哥他们不怎么靠谱。因此见到了荆建的做派,就想着过来试一试。反正也没什么损失,最多就是问几句话。
而且通过刚才的接触,吴力恒更是感觉到了荆建的“深不可测”。根本没提什么报酬,先为吴力恒去办事。这有多大的底气、多大的能量?甚至根本就不怕吴力恒赖账。反而看看牛哥他们,什么事都没办,就先提到了好处费?
事实上,那位牛哥同样摸不清荆建的来路,他本想着先试探几句。京城里水太深,一不留神就会得罪人。可是见到荆建又准备离开,他顿时急了,一时就口不择言:“喂,我说你呢,装啥逼呢?你是哪儿的?敢报个字号吗?我是跟喜二爷的。诶,听到我说话了吗?”
荆建摇摇头,这京城的那些子弟越混越回去了。还喜二?以为这里唱《白毛女》吗?弄的都像是古惑仔那样,都不考虑自己的层次吗?要做也要做斯文败类啊?
“呵呵。”荆建也听出来了,这个牛哥就是个帮闲,和他计较都是失身份。他斜眼看了看吴力恒,你是什么态度呢?如果不让我荆少满意,那就一拍两散,谁有心情管你的破事?
而荆建的那一眼,顿时让吴力恒亚历山大!他为人处事还是挺厉害的,顷刻间就做出判断——宁愿得罪那个牛哥,也绝不要得罪眼前的这位!
于是吴力恒立刻陪着笑脸发烟:“俩位,这是兄弟我的错,我这里赔不是了。这位先生,我先找的是牛哥,不敢给您找麻烦。这件事就让给牛哥吧!给我面子约个时间,我摆酒给您赔罪。真对不起!对不起!”
所以说,情商就是要看这种地方。这里又不是爽文,会无脑选择直接抱紧紧大腿。如果那样做的话,得罪了那个牛哥自不必说,但同样也得罪了荆建。
你吴力恒不是存心在挑事吗?让两个“二代”斗,就算荆建能轻松碾压,那不是同样有点小烦心吗?等事情过去以后,会给吴力恒好脸色吗?你把我们都当煞笔了是吧?
反而是主动为荆建考虑,并且给足了荆建的面子,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荆建似笑非笑的瞟了一眼,这个吴力恒还算是知趣。没想到那个牛哥变得得意洋洋:“吴总,你总算想明白了?呵呵,那小子吃个西餐都用筷子,也忒会装了。好了朋友,你该走了吧?”
“呵呵。”荆建不紧不慢的对吴力恒点点头,“下午等电话。”
根本不需要什么废话,既然这位吴力恒很懂事,那就顺手帮一把!
……
对于荆建来说,这样微不足道的小事,他根本就不会关心,甚至转眼间就忘的一干二净。
等到放学的时候,荆建准时出现在小学门口。其他的那些小混蛋可以不用去管,没接到盼盼可是要出大事!
接到以后,父女俩嘻嘻哈哈的回到家,一进门,秦姿就问道:“今晚有聚会?要先垫垫肚子吗?”
今晚是正式场合,邀请荆建参加一场慈善晚宴。送请帖的人熟悉,就推辞不过,荆建只能去参加。不过这样的晚宴绝对吃不饱,所以最好还是先吃一点。
于是荆建就点点头:“来碗你拿手的担担面吧!堂客呢?她换衣服时间可长!”既然是正式社交场合,一般都会带着赵霞出席。
一旁的天天啃着一块饼干:“妈妈说不去了,她说今晚有事要忙。”
“啥事?”荆建有些惊讶。赵霞最喜欢就是这样的场合,买些乱七八糟谁也看不懂的艺术品。而且不是什么古董,根本就是些扔杂物间的现代艺术品。
“妈妈说,她也要努力了,有了新的课题。。”天天很懂事,其实赵霞还有下面的话——别给某个妖精比下去了!
然而天天就算不说,荆建也猜到了她的想法。他顿时无语,这根本没必要吧?楚玥婷又不是催化剂,难道什么事都要比一比吗?
反正也无话可说,那就换个人去吧:“秦部长,海燕,你们谁有空?”
“看孩子呢。”俩女异口同声的回答。而盼盼眼睛一亮,“爹地,我去我去!”
“别捣乱!”盼盼立刻被秦姿镇压,“你这丫头明天还要上学呢。”
“我要去嘛!爹地!”盼盼可是知道谁最好说话。
果然,荆建哈哈笑道:“那就去吧!秦部长,放心,我会早点带她回家的!”

oj30k熱門玄幻小說 1984之狂潮 起點-第1080章給我們送筷子讀書-t3fyi

1984之狂潮
小說推薦1984之狂潮
总算离开了华清园那个修罗场,荆建乘车去往自己的办公室。
之所以去办公室,而不是自己的公司,仅仅就是因为拥有的公司实在是太多,根本没办法通过几个人来管理。因此索性就成立了一个机构齐全的办公室,对外并不挂牌,对内就成为了所有产业的总部。
而在实际上,在这个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已经超过千人,办公场地也占据了总部大楼的整整五层楼。就是人员基本上都挂靠在下属的各家公司,联合在一起办公。
所以荆建一直在开玩笑,他拥有的仅仅就是一个“个人工作室”。而赵霞、秦姿、曹海燕她们更是直接了当,笑话荆建就是个“个体户”。这说法倒也没错。除了他自己以外,办公室里就没有一个其他的员工。
真说起来,到了今天这样的程度,荆建根本没必要去上什么班,待在家里都能很好的办公。就是那几个小混蛋十分招人烦:“爸爸、爹、爹地、爸比,你怎么这么懒?不去上班呀?你是不是吃妈咪的软饭呀?”
好吧!算怕了他们,就每天去办公室里晃一圈吧!
……
到了办公室的时候,发现韩杰早就到了。他现在也升格成为的父亲,成为了荆建在救灾方面的助手。也许行善积德真的能改变人的性格,韩杰根本就不像前世那样,是头阴郁的孤狼,他现在的性格是相当开朗阳光。
“阿杰,不是让你待在家里,多陪陪女儿吗?”
“哥,家里又没啥事,我就过来坐坐。”
前几个月,西南地区发生了一场小地震,韩杰就带着一支民间救援队,主动的前往支援。
见曹海燕领着几个捧满文件的秘书,走了过来,荆建笑着吩咐:“不重要的事你处理,重要的等会儿,我陪阿杰聊聊天。海燕,我发现你比我更有干劲!加油!呵呵。”
曹海燕立刻回了个白眼:“德行!”
与韩杰一起,荆建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随便找了个沙发一躺,俩人就点上了烟。
韩杰在荆建面前也十分放松:“哥,家里还好?”
“烦着呢。就没一件顺心事。”荆建同样也很放松,“阿杰,这回去,你有啥感觉?”
虽说整个民间救灾体制在慢慢建立,但基本处在摸索阶段,还需要不断的积累经验。就在几年后,就会面临98大洪灾,这是一场小考。而再过10年,又一场大地震,那就是大考。
对于荆建的询问,韩杰早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哥,其实真说起来,最缺的肯定就是工程机械。许多偏远地区根本就没有,而且道路损毁,很难及时的开进去。”
“嗯嗯。”
其实为了解决工程机械的问题,荆建也做了很大的努力。光从前苏联地区,就弄来了6000多台履带式底盘,改装成了各种工程机械,并且在全国各地布局出租出售。
然而中华大地实在是太广阔了,到处撒一点,可能连个浪花都起不来。尤其是现在,民间普遍不富裕,拥有的工程机械也很少,因此依靠自己,那完全没办法解决。
那是不是再进口一批履带式地盘?还是索性收购一家完整的厂家?建设一家独立的工程机械厂?再来个蓝翔技校?确实可以,以后可以试着去做一做。
“哥,其实我们原先都有些想岔了。我们以为很重要的,当地政府基本都能解决。我们的政府行动力很强。车辆运输问题可以征用民间,工具什么的更是不缺。食品饮用水完全可以调运,连药品、血浆和医务人员都会快速支援。就算当地政府有困难,还有中央和驻军呢。劳动力更是不缺,民间都会守望相助。不是说这些不重要,而是说并不是最重要的。”
“哦?那最重要的是什么?”荆建问道。
“都是些容易被忽视的小细节。比如说手套、劳动鞋、护膝护腕,甚至安全帽等劳防用品。你都没看到,许多人都是用手在挖,他们的手都几乎要挖烂了。还有就是千斤顶、绳索……”
听着韩杰的介绍,荆建若有所思。果然,实际操作才会发现真正的问题,有些事,并不是一拍脑袋就能想象出来的,也不是翻翻书就可以知道的。
……
俩人一直聊到中午饭的时候,荆建笑问:“走!想吃啥?咱们一起去!”
“牛排吧!这些日子可馋肉了。”韩杰也不会在荆建面前客气。
“呵呵,你媳妇不让你吃吗?”
“她说太油腻,小小不喜欢。回家就一直在啃菜叶子。”
“呵呵。”
既然想吃牛排,俩人就去了一家附近新开的西餐馆。荆建并没有来过,只是听说这里很高档,请的是国外厨子,很受自己办公室里那些白领的追捧。
他俩也是高档场所去惯的人,并不会出现什么怯场或者小心翼翼。找了个座位坐下,简单的交流了一下,接着就依照自己的口味点了不少菜。
荆建和韩杰同样也是吃惯西餐的人。他们早已经把上饭店就当成了纯粹的吃饭,并不会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再说,俩人感情很深,在一起的时候又很随便。这里更不是什么社交场所,需要注意什么社交礼仪,因此根本就没有按照西餐的套餐顺序点菜,只是点了符合自己口味的那些菜。
西餐馆当然无可无不可,他们卖套餐,当然也卖单点的菜。尤其是俩人的消费又不低,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服务生很快送单进厨房,为俩人送来了两杯餐前酒。然而刚端起酒杯,荆建就突然发现,韩杰的右手有点不灵活,于是就关心问道:“手怎么了?”
“哦,那里的时候砸了一下。没伤到骨头,已经差不多快好了。”
既然已经没事,荆建就放下了心。不过用刀叉就不怎么方便了。于是他笑着询问:“刀叉还能用吗?”
“还是筷子吧!”
于是荆建抬起头,叫来了服务生:“刀叉收起来,给我们送两双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