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rro

y8m06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討論-第二十二章 領主新星“少羽之鷹”熱推-x0108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
小說推薦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
自鹰王陨落,恕瑞玛至今仍是散沙一盘。
各地的领主拥兵据城,管辖着一片土地,长期未能统一。
这些领导者虽然心怀雄图,怎奈相互之间谁也奈何不了,恰逢近年来诺克萨斯一直在侵吞恕瑞玛大陆北方的沿海地区,恕瑞玛可谓是内忧外患之际。
泰勒格纳王子正是一个决定改变这一切的人。
与恕瑞玛的其他领主不同,这些人无一例外地,都向宣称自己是恕瑞玛皇室的遗脉分支。
或是子虚乌有的编撰,或是从古籍之中寻摸了一些八竿子都打不着的遥远亲缘。
总之,当今恕瑞玛的领主们都认为自己才是正统。
泰勒格纳则恰恰相反。
“王子”这个头衔是恕瑞玛人民对他公正高贵作风的认可,和赞美。
泰勒格纳并非皇室血脉,他的身世尽人皆知————所有流传下来的故事中对泰勒格纳家族的评价只有一个词,满门忠烈。
泰勒格纳的先祖发迹于恕瑞玛中兴的时代,深得当时的皇帝赏识,成为了高贵的「飞升者」之一。
在他的后代中,又有三个子孙先后被赐予了这项无上的殊荣。
由于飞升者的寿命远超常人,时常能见到这一家子四世同堂,共赴战场为恕瑞玛作战的场面。
好景不长,艾卡西亚的叛乱引发了虚空入侵。
面对这些畸形的怪物,身为帝国的勇士自然不能怯懦,但这一场战斗的惨烈远超所有人的想想。
恕瑞玛的军队和飞升者死伤惨重,随后就爆发了直接导致恕瑞玛生灵涂炭的「暗裔之战」(幸存的飞升者被虚空侵蚀,堕为暗裔,详情见开篇章节)
家族中的四位飞升者在虚空入侵中陨落了三位,只剩下老祖宗一人,但最终还是因旧疾而病逝。
这位先祖临死前只有一句话:很高兴他的子孙全都是死在了战场上的,而没有一个成为肮脏的暗裔。
泰勒格纳家族的忠勇可见一斑。
再后来,这个家族同恕瑞玛一同衰落了,不仅没有再次出现过天神战士,而且人丁不兴,传到泰勒格纳时,他已经是家族的单传独子了。
自鹰王身陨与飞升仪式后,泰勒格纳的家族并没有跟随分裂的势力站队,他们对于那些标榜皇室血脉的崛起者自始至终表示鄙夷,认为他们根本配不上这种高贵的称呼。
他们团结了一众隶属于原恕瑞玛军队的好友,也占据的一座城池,发展至今已然扩大到了如今的规模。
泰勒格纳的父亲是上一任的领袖,逝世之后,无论是一直追随的战士,还是这四座城邦中的民众,都对这个新任者表示满意。
他将先祖的英勇发扬光大,同时具备着仁厚的品质,军民上下无不爱戴泰勒格纳。
他们认为,泰勒格纳虽然没有皇室血脉,但却是真正继承了鹰王意志的男人,比那些道貌岸然,却干不出几件像样人事的伪皇族好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
土黄的砂石城墙被风沙打磨的失去了棱角,上面的三彩壁绘也模糊不清,浑成一团。
“人杰枭雄啊。”
介绍完了泰勒格纳,加斯克给出了他的评价。
“诺克萨斯人走到哪儿打到哪儿,这些不团结的城邦在这柄大锤子面前全是钉子,想怎么锤就怎么锤。最恐怖的是,除了刀剑铁蹄,诺克萨斯人带来的文化,不少恕瑞玛人已经信仰崩塌,皈依了强者至上的教条,转投诺克萨斯。”
加斯克没有找到表演才艺的地方——无论男女老幼都拥上街,去瞻仰他们的“少羽之鹰”了,现在根本没有观众。
加斯克索性就跟着贾若和妮蔻逛街,一边啰嗦着,一边还能顺便蹭点吃的。
“除了声名在外,泰勒格纳的军队也很厉害。他手下的一支禁军近卫,不仅极为忠诚,而且据说战斗起来不畏生死,凶悍至极,是唯一击退过诺克萨斯三个战团进攻的恕瑞玛势力。“

贾若两指微微一用力,一枚核桃就被夹开了。
妮蔻想松鼠一样捉起果仁,塞进嘴里,嘎啦嘎啦的咬了起来。
恕瑞玛的气候条件导致它的农业并不发达,只能跟随水源的分布,零星散落在各个绿洲中。
人们筑起沙石高墙抵御风沙的侵蚀,每一分绿洲的土地都迷醉珍贵。
昼夜极大的温差,不利于农业发展的自然条件,却是果类凝聚糖分的优势。
达克拉城内种植着大量的坚果和葡萄。
在这种气候条件下,葡萄的含糖量能达到惊人的两到三成。
农夫们把它们采下一部分晾晒成干,另一部分捣碎,将果汁放入大翁中熬煮十数小时,制出浓浓的糖浆,然后掺入各种烘烤过的坚果果仁,倒入盘子中凝固。(在种花家某地区,有种类似的食物名为切糕)
食用时切成薄片,香甜可口,热量极高,还很耐储藏,是出门在外很好的热量补充。
贾若手心里的几枚核桃只是个添头,他现在正在跟这个老大叔讨价还价。
老大叔的妻女都跑去围观泰勒格纳了,一个人坐在这儿,有的是工费磨蹭。
“要是便宜点,这半车果仁糖我都买了。”
贾若说。
他现在的身体就像是一辆改装了强劲发动机的跑车,马力足,但油耗也高了很多。
这种果仁糖很适合当做平时补充能量的小零食。
虽然不知道贾若买这么多吃不吃得完,但加斯克知道,贾若买这么多肯定能便宜自己,于是在一旁帮腔砍价。
这个伶牙俐齿的德玛西亚人,操着地地道道的恕瑞玛语,偶尔还会蹦出两句贾若从未在辞典中见识过的俚语。
加斯克和这个老大叔斗智斗勇了半天,以砍掉了一半的价钱成交了——虽然如此,也仅仅是比平价低了一点点。
“世风日下,宰客的哪儿都有。”
加斯克一脸“砍价砍的不是很好“”的表情,看着贾若交了钱,然后把一摞一摞的果仁糖塞进了褡裢里,直到它鼓胀的不像话。

d8sng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 txt-第十五章 沒人配得上我的職責,就連我自己也不配鑒賞-yz3df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
小說推薦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
不知道各位是否还记得多恩霍尔德,这个位于德玛西亚最西南边陲的小镇。
恩德泽站在吧台里。
惨淡的生意滋生极易无聊,他把倒扣着的酒杯挨个翻过来,用布巾转着圈地擦拭。
恩德泽的生意原本并不是这样。
作为多恩霍尔德唯一的酒馆,这里常年座无虚席,有钱些的骑士和商人会来调上杯鸡尾,农夫和渔民也会在劳作了一天后灌上一肚子的廉价麦酒后回家。
直至一个半月前,海上传来了一个消息后,才出了变化。
暗影岛的黑雾散去了十之八九!
这个消息如同重磅炸弹,令一直饱受噬魂夜侵扰的多恩霍尔德直接沸腾了,人们欣喜若狂却又在心中担忧着它的真实性。
直到越来越多的船商都带回了这个切实可靠的消息,持续三天三夜的欢庆就开始了。
这三天里,酒馆门前的篝火从未熄灭,恩德泽的窖藏也几乎销售一空。
但很快的,他的脸上笑容就维系不下去了。
随着黑雾散去,暗影岛上的价值利益被更多人所瞩目了,一阵探宝热潮迅速席卷了符文之地。
作为瓦罗兰大陆西部海岸线上最靠近暗影岛的城镇,多恩霍尔德人决定,一定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
于是,酒馆的主要消费群体————年富力强的男人们,接二连三地乘船出海了。
现在整个酒馆里就只有一对喝果啤的毛头姑娘,还有一个坐在角落里的枯槁青年。
他显然也不是来喝酒的,已经做了一下午,但也只是盯着酒杯杯沿上衔着的腌橄榄发呆。

门被推开了,走进一个高瘦的男人。
他扫了一眼酒馆,径直走向角落。
“一杯淡啤酒。”
高瘦男人朝恩德泽抛下一句,就做到了枯槁青年的对面。
青年明显局促了起来,眼睛从腌橄榄上移开,却又不知该放在哪里。
高瘦男人却毫不避讳地细细打量他。
直至恩德泽用托盘端上来一大杯淡啤酒,重新缩到吧台后面摆弄他的杯子后,他们才起口。
“就你一个人来吧?”
“是的,就我一个。”
贾若回答。
这次会面慎重无比,任凭妮蔲央求,却还是被他留在了劳伦特家。
“别紧张,说话可以随意些。不用担心被人听见,隔绝声音的传播……挺简单的。”
高瘦男人抓起杯子的柄,略微晃了晃,冰碴就出现在了金黄的酒液中。
在将精力投入奥术和空间之前,他也是个杰出的元素法师。
“啊~淡啤酒果然还是要喝冰镇的才舒服。”
一口气喝下半杯后,男人仰头称赞。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他问向贾若。
贾若抚摸着被他放在手边的两只剑鞘,只有苦笑。
托菲奥娜的面子,那位工匠大师也给破败量身定制了一只剑鞘。高纯度禁魔石粉的掺杂,好歹收敛了破败的一点魔性,不至于站在大街上就会惊骇到他人。
“都是拜这柄剑所赐。这种恐怖的吮血能力对敌是极为恐怖的,可当它消化完了那些生命力,便开始反噬我了…………吸收了那么多的生命力,它越来越难恐怖,越来越难以掌控了。”
贾若为此头痛不已,他的身子已经快被破败搞垮了。
基兰“适时”的提醒他,只要找到这个世界上蕴含了最强大生命力的东西,这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贾若觉得基兰像是教父,每次提出建议,都会给他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参照电影《教父》)
贾若其实一直都知道那东西在哪儿,但他从没敢打过它们的主意。
因为他生怕眼前这个男人逮住自己,然后剖开自己的脑袋和心脏,想着用什么方法能将自己已经吸收的「启迪」抽出来。
事实上,一直在符文之地各处漫游的瑞兹,对待各个种族、地区的人类都是充满和善的。
但有一个前提————不要干涉到他回收世界符文。
这是瑞兹最最根本的原则。
一旦有什么人企图阻拦他,那瑞兹会用尽所有的方式杀死他,即便他能用的东西仅剩下一条裤腰带————他还真干过这么一回,用裤腰带勒死了对手。(看看瑞兹这肌肉紧实的胳膊,走一手近战法师不过分吧?)
“我懂了。”
瑞兹点了点头。
张开五指,罩向贾若的脑袋。
贾若条件反射的想要躲开,却发现身体动弹不得,整片空间已经被瑞兹牢牢的禁锢住了,即便是他还处在巅峰状态也没有丝毫反抗分余地。
这就是老法师的实力吗?
贾若松弛下了紧绷的肌肉,让瑞兹轻易地探查进来。
“果然,和基兰说的一样,你可以吸收世界符文。”
瑞兹轻飘飘说出了足够引发符文之地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话。
“我和这些东西打了一辈子交道,不会错的。”
咕噜
贾若喉结滚动。
瑞兹似乎并没打算追究什么,而且看起来,基兰已经和他通过气了。
“听起来,你也认识基兰。”
“那可不。他可是有名的古法师,我还看过他的《元素初论》原稿。”
瑞兹笑了。
“他一直想要再现世中组建一个组织,以对抗他所预见的、足以颠覆世界灾难。
总的来说,我们志同道合,而他的情报确实关键————所以我们合作了。”
贾若:“那这个组织现在有几个人?”
瑞兹:“你、我,基兰和贾克斯,加起来一共就一个人。”
贾若:“?”
“你不会以为我们三个老不死的还属于人类吧?哈哈。”
瑞兹自嘲有一手的。
不过较真说起来,瑞兹有一千岁,贾克斯是三千五百岁,如果按照现世的时间算,基兰和贾克斯差不多……光是他们三个加起来就超过了八千多岁。
“哈……哈哈……”
贾若强颜欢笑。
“既然如此,那是不是就能允许我去接触「坚决」了呢?”
瑞兹的神色终于凝重了起来。
“可以。”
他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在基兰的预想中,他希望我能给予你一切能提供的帮助,全力教导你。
但这也有一个前提。”
贾若也正色道:“是什么?”
瑞兹将脸凑上来。
“你必须要完全的信任我,不能对我施以任何的不实。
我要你把我当做世界上最亲密、最相信的人,即便是妮蔲也不能干扰到我们的一切。
一旦你向她泄露和世界符文有关的任何消息,或者我发现她妨碍了我们的的计划……你会永远失去她的。
因为和这个世界相比,任何事情都微不足道,你能有这个觉悟并恪守它吗?”

zuhor人氣都市小说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笔趣-第十四章 九州生氣恃風雷熱推-ltxkq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
小說推薦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
没有在水面泛起什么波纹,更没有扑通的一声。
幽灵化以后,贾若就失去了物理上的碰撞体积,这让他不必再去费力游水。
腐化的泉水虽黑,但不失通透,贾若的视线并没有被局限住。
它是真正的一汪死水,别说鱼虾这类的活物了,自上而下,连一个上浮的气泡都没有。
以亡灵之躯被这些黑宝石般的死水包裹着,不仅没有先前的恶寒,反而是如鱼得水的畅快。
也难怪,它和亡灵幽魂之流本就是同根同源。
贾若飞速下潜着,周遭静谧到了极点,以至于他清晰的听见了自己砰砰跳动的心脏————活人的体征是如何同幽魂融为一体的?启迪可真是奇迹的引子,它已经造就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贾若确信自己的速度不满,书面上50%的移速加成反映在现实中是非常畅快的。
时间还未过半,但他肯定,他已经下潜了数百尺,谁能想到这窄窄的泉眼竟深得可怕。
四……五!
贾若心中默数到了最关键的秒数。
要返回岸上从长计议吗?他已经看触到了底,也看见了那柄剑。
幽暗的紫色剑刃露出一半,修长的剑柄和剑身的连接处嵌着一枚暗紫的宝石,像一只邪魅的眼睛,静静地注视来者。
它不像石中剑那样刁难考验着企图拔出它的人,反而就这样松松垮垮的倒掩在淤泥中。
仿佛在鼓励来到此处的人:“来吧,快拔出我。”
要犹豫吗?不能犹豫。
贾若直接握住了剑柄,顺势一带,它便完整的呈现在了贾若眼前。
他来不及去打量它,迅速折返方向,朝上游去。
但就在手掌和剑柄接触的一刹那,贾若产生了种错觉,这柄剑是活的。
他还以为自己捡到了一位暗裔。
但事实并非如此,剑灵远没有开化到能够口吐人言,钻到他脑子里讲话的地步,但贾若还是读懂了它传达出的信息。
我要你的命
汹涌的吸附力从剑柄中传来,它要抽取贾若的生命力!
原来是这样。
贾若懂了,他灵光一闪,把一切都串了起来。
他明白了卡莉斯塔为什么说这柄剑是任何亡灵都无法拿起的,他也明白了亡灵依托黑雾永生不灭的原理。
正如塞娜所言,生命力是关键。
亡灵并非没有生命力,它们之所以无法杀死是因为它们的生命力保存在黑雾中,人们打散的都是黑雾凝聚出来的躯壳,只要那份生命力还在,亡灵就能在黑雾中重新组建出虚体。
这也解释了赛娜小时候的遭遇,那个强大的亡灵将生命力注入到她体内,自己却彻底消失了。
人类以为那是诅咒,但其实却是亡灵唯一的解脱方法。(据说最近小说不能提任何自s的字眼)
而这柄剑,它汲取生命力的能力世间罕有,没有实体的亡灵恐怕顷刻间就会被吸干生命力。
即便是贾若这种半人半鬼的形态,他也不能确定自己还能抵抗多久。
和剑的意识对抗,把贾若的速度拖累了许多。
他已经默数到了九……
……
……
……
妮蔲抓着自己的手腕,紧紧盯着玻璃壳罩中最细最长的那根指针。
它跳动一下,两下…………直到现在的第十下。
时空仿佛都凝滞了。
这个瞬间,妮蔲,卢锡安,塞娜不约而同地扭头,把眼睛扎进了平静的水面。

贾若没有从泉眼中跳出,而是伴随着一阵金黄的闪光出现在了半空。
他此时已经退出了幽魂形态,惯性让他保持着上冲的势头,直接冲破了塞娜编制出来用以伪装的黑雾。
啪嗒
他落地了。
两只手在胸前交叉,各握着一柄剑,剑刃斜斜的指向侧后。
幽梦的分量、手感都在熟悉不过。它是从最开始就陪伴着贾若踏上冒险的,它潇洒,却也可靠,活脱一副侠客风范。
而右手中的这柄。
虽然同样是紫色调,但却充斥着邪异感。刃比幽梦略长,除了紫宝石,两翼的剑格和锋刃上还带着细碎狰狞的倒刺。
它是渴血的「破败王者之刃」
贾若刚刚说服了它,在千钧一发之际用「闪现」填补了最后的距离。
破败之王也未料到会凭空出现一个人类,座下的肉山和铁蟒楞了一瞬,忘记了蠕动。
平静总是风暴的先遣。
但贾若比破败之王先动了。
他刚刚说服「破败王者之刃」的理由很简单,他对它许诺,他将会带着它饱尝生命的甘美。

他闪身踩在一条铁蟒上,破败轻轻挥下。
随之出现的并不是细长的剑痕,那粗壮的不像样的、由无数残缺兵刃构成的蟒腕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就像被无形的巨兽狠狠咬了一口,只剩下一点薄皮黏连着两头。
无数铁器失去了维系它们的力量,哗啦啦坠地,崩溃成了再也无法重组的雾。
“果然是解药呢。”
贾若顺着铁蟒向上飞驰,下垂的破败跟着一路将它开膛破肚。
一条铁腕顷刻间变崩溃了。
他踏上了肉山,无数亡灵密密麻麻层叠其中,只露出头颅和双臂,向他挥动、抓取。
嗤啦
剑刃划过,一片鬼哭狼嚎。
幽梦扫平那些企图阻拦他脚步的手臂,破败在肉山上砸出一个个巨大的坑洞。
他的步伐越来越大,直奔王座顶端的破败之王!
随着一步步攀登,凹凸不平的肉山上发出越来越多的肉芽,它们结出一头头拦路的亡灵聚合怪,企图配合绞杀过来的铁蟒将贾若围死。
但这些都没被贾若放在眼里。
他的喘息越来越重,面色赤红,风雷二气从他体表溢出,肉眼可见地在身边汇聚————已经吞吃了巨量生命力的破败居然开始反哺贾若了。
它要在催促贾若带它掠夺更多的生命力!
迎头而来的敌人越多,贾若越是觉得体内的力量没个穷尽。
被破败渡来的精纯生命力根本来不及化为自身的精魄,全都化为风雷在他身边越聚越多。
尽管这种转化手段效率低下,但却是源源不断、生生不息……
基兰预言的剑招也来了。
贾若已然已然踏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并非是他在挥剑,而是磅礴的风雷在推着他,拉着他。
无极、疾风剑术、雷法、疾风骤雨、劳伦特心眼刀……贾若毕生所学熔铸为一体,无需他预想下一招该如何走,剑势已如风雷。
雪球越滚越大,肉山王座在迅速消融。
贾若登顶了。
破败之王站在那儿迎接他。
一招,仅对了一招。
破败之王的大氅下有一柄佩剑,他只抽出了半尺,破败便贯进了他的胸膛。
破败陷入了癫狂般的狂欢,它大口吮吸、鲸吞着破败之王的生命力。
贾若没有松开手,破败之王抱住了破败的剑身。
他没有抗拒死亡。
眼眶中的白眼随着力量的衰退,渐渐翻回了瞳仁。
贾若看见了泪花。
破败之王想说什么,但身形已经很淡很淡了。
贾若没有失去过爱人,也没有枯等过千年,所以他不懂破败王者在想什么。
“不用日复那一日了。”
贾若听清了落在空气中的那句话。
当啷,王冠掉在破败上,砸出一声脆响。
它居然是件实物。
贾若身边汇聚的风雷隐约要脱离掌控了,但汲取了海量生命力的破败还在不停灌输。
他抬起双剑,指向天空,那些威力巨大魔法受此指引,扶摇而上。
它们把遮蔽暗影岛的黑雾撕成了两半。

..
.
不赚不归的老板娘惊奇地打开了天窗,以为自己在做梦……
拄着铲子的埋尸人放下了棺柩,抬眼望天……
坐在巨石上休憩的树人缓缓站起,饱含泪水……
将军和剑士相互依偎,一条细银链将他们的手腕系在一起,身形一同淡去……
……
……
“这招叫什么呢?”
贾若将幽梦归入腰后的剑鞘,用布条简单的裹了破败,盘算着什么时候给它也量身定做一只剑鞘。
“就叫「恃风雷」吧。”

mpbrz好看的都市小说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討論-第十一章 復仇之矛閲讀-k7i9v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
小說推薦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
锤石的灯笼是他最爱的东西。
一头的钩子是他的刑具兼武器,而另一头的灯笼则是他的灵魂监牢。
除了赛娜,里面关押着他千年以来所捕获的生魂:迷途的旅人、落魄的水手、寻亲的浪子……
当然,还有一次次噬魂夜中的战利品,那些直接从活人体内剥离出的灵魂鲜活、热气腾腾,令人无比愉悦……
嘎啦……嘎啦
锤石盘摸着灯笼上的骨棱。
对于亡灵来说,黑雾是最好的粘合剂,强如锤石这般的老亡灵,可以随心所欲地转化黑雾,令它变成任何东西。
灯笼上的裂缝慢慢愈合,不少逃逸的灵魂都被它强大的法力牵引拘束了回来。
但损失是不可避免的,他的宝贝们少了很多。
可恶的光芒哨兵,他们怎么还没死绝?
除了赛娜,锤石的灯笼里还拘禁着其他的光明哨兵的灵魂。
这些信仰坚定的战士,凭借着圣光武器在生前能对亡灵造成极大的伤害。相对的,在被锤石剥取灵魂后,他们也就成了锤石最爱折磨的玩具。
锤石躲在阶梯下,窥视着。
瞧啊,多么令人作呕的重逢。
锤石骷髅里的幽绿鬼火翻腾着,如果那里的皮肉还在,此时一定是青筋暴起。
旧恨添新愁,今天,哪个也别想走。
畸形的阴魂聚合体、残破的亡兽、死灵军团……他手底下的喽啰都在向这里聚拢……
————————————
“这里的黑雾浓的不像话,比噬魂夜的风暴还要厚重,你可千万别走丢了。”
贾若一手握剑,一手拉着妮蔲,来到了暗影岛的中心地带。
此时的阳光已经完全被黑雾隔绝在外,暗的像是用不消退的夜。
沿途上,可见坍毁的教堂被幽灵盘踞,曾经的花园围墙已经遍布缺口,上面缠绕着滑腻的、像是黑色海带一样的变种植物,随着阴风摇摆不定。
这里就是福光岛曾经风光无限的都城,海力亚。
“千年前,一定有很多人在这里抵足参拜,头发柔软孩子挽着阳光在花园里并肩奔跑,暖色的小花站在墙头……这一切都太可惜惹。”
妮蔲皱着眉头,替群岛惋惜。
顺着碎石小径穿过两座已经只剩残骸的宫殿,又绕过一座只剩下下半截的法师塔后,贾若确信了一件事————他们和卢锡安走散了。
这里的能见度太低了,贾若的感官被限制住大半。
没在卢锡安身上设置「信标」,真是一件令人懊悔的事。
“贾若,你看那里。”
妮蔲拽了拽贾若,指向远处。
“那个亡灵……看上去有些奇怪。”
贾若顺着妮蔲的指尖望去,在一片杂草丛生的空地上,伏着一个亡灵。
幽绿鬼火勾勒出来的身影比那些喽啰们清晰的多,当贾若靠近他时,可以清楚地看见他身上披着的厚披风,以及头顶上那顶蒙尘的王冠。
他察觉到了生人的靠近,扭头望了一眼,便又接着垂下了头。
拥有高度的自我意识,和那些只会吱哇乱叫,无脑扑上来的亡灵喽啰完全不一样。
贾若和妮蔲对视一眼,这个跪伏的亡灵引起了他们的兴趣。
看来亡灵并不都是一根筋的。
“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妮蔲上前搭话。
“等人。”
他的声音并不凄厉,反而很平和。
半护在妮蔲身前的贾若看清了他面容,五官端正,花白的络腮胡约莫半指长。
就像所有人印象中,经典的、富有威严但又平易近人的国王形象。
“等谁?”
妮蔲又问。
“等她。”
国王惜字如金。
“所以说……她是谁?”
国王看了眼发问的贾若,缄口不语。他闭上双眼,仿佛就这么睡去了。
真是一个有个性的亡灵。
他是谁?是海力亚曾经的皇室?又或者……那位招致灾难的国王?
贾若无从得知。不知道也无妨,他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攻击性。贾若摇摇头,准备和妮蔲继续搜寻卢锡安的踪迹。
但在此时,一队亡灵骑兵从海力亚的主干道奔驰而过。
为首的骑士正是半人半马的、曾在比尔吉沃特噬魂夜和贾若交过手的赫卡里姆。
他刚刚收到锤石的传唤,正要去帮助他摆平烂摊子。
但在掠过矮墙的一刹那,赫卡里姆就认出了贾若,这个在比尔吉沃特让他吃了个小苦头的人类。
噬魂夜那天,数他运气好,那个女祭司在天亮前守住了庙门,不然赫卡里姆当场就会把他的灵魂扯出来生吞活剥。
没想到今天居然在家门口遇见了,这可真是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赫卡里姆提起了枪,正要示意改变队形预备冲锋,却瞧见了跪伏在地的国王。
这,就有点麻烦了。
但他们的身份早已今非昔比,世俗无法束缚死者。
赫卡里姆随即便把顾虑抛在脑后,四蹄刨动,带头冲锋。
咣!
一柄剑硬生生止住了赫卡里姆的重逢。
贾若虽然发现了图谋不轨的赫卡里姆,但拦下对方的却并不是他。
赫卡里姆面前的,是一柄只剩下一尺剑刃的宽厚的大剑。
大剑的后面站着是一个魁梧的剑士,和他的剑一样,挺拔,且充满力量。
“你们来干嘛?”
赫卡里姆望着眼前的老熟人,他知道,既然他在场,那她肯定也到了。
果不其然,那个高挑、瘦削的女战士正站在国王三步远的旁边,手中的投矛上燃烧着火焰,跃跃欲试。
“雷卓斯,卡莉斯塔。”
赫卡里姆道出了他们的名讳。
“你们是要站在生者的立场,去保护这两个凡人吗?”
“不,你误会了。我们仅仅是想和你们做对,只要是你和锤石想要做的,我们都反对。”
雷卓斯的面容在带刺的头盔中缥缈虚幻,但话音却掷地有声。
他们也是老对头了。
千年前,就是赫卡里姆欺骗卡莉斯塔,并挑唆国王前来海力亚的。
当疯狂的国王不顾海力亚法师劝阻,想要复活王后时,命令卡莉斯塔杀死一切胆敢阻挠的人。
卡莉斯塔拒绝执行命令,并向赫卡里姆求援……可他却用长矛贯穿了她的脊背。
铁之团的骑士们也同他一道背叛了卡莉丝塔,在她倒下的同时又有数十杆长矛刺穿了她的身躯。
一场血腥的骚乱爆发了,所有效忠卡莉丝塔的战士全都绝望地想要打倒赫卡里姆和他的骑士团,但数量相差过于悬殊。
卡莉丝塔只能奄奄一息地看着自己手下的战士被斩杀,她用最后一口气发誓要血债血偿……
而另一个福光岛的原住民,魂锁典狱长,锤石。噢,雷卓斯对他真是恨之入骨。
这个恶灵一直在纠缠、嘲弄、耻笑他,似乎已经有无数个世纪。
雷卓斯,卡莉斯塔的爱人。
“我们的仇恨……”
他起左手的盾,向赫卡里姆冲了过去。
“直至时间的尽头!”